第一章
第二章
1

龙生于海,藏于海,出于海,终将归于海。

太初•负石成岛

元石将混沌分作清浊二气,形成三界四族。而元石自身也裂作无数碎片散落于三界之中。

其中五块巨大的元石碎片落入海洋,日夜翻滚沉浮,于是有五只巨鼋将元石负于背上,形成了五座海岛,曰岱屿、曰员峤、曰方壶、曰瀛洲、曰蓬莱。

远古•五岛陆沉

万年前,修罗气焰正盛,欲颠覆三界吞灭四族。灵兽感知东海之上有元石之气,四族死士数百人向着未知之地东渡而去,以期寻获元石克制修罗。

寒来暑往,不知几度春秋,烟涛浩淼,不知东游几何,四族死士终于在浩渺海天之间寻觅到了元石踪影。而修罗也悄然而至。

一场恶战在元石五岛周围展开了,两只巨鼋被修罗射杀,元石重新沉入海底。幸存的三只巨鼋负石躲入水中。

上古•祖龙东去

上古时,三界之中四族各居其位,仙族高居于九霄,鬼族徘徊于幽冥;大地上,人族生息于城邑乡野,魔族散布于山岭荒野。唯有茫茫沧海,仍是无主之地。

仙族曾以水法操纵四海之水翻云覆雨,海洋生灵不堪其扰。于是海中灵长——群龙,吸尽海水复又吐出,三界旱涝相继,仙族无奈与群龙言和。从此群龙掌管四海,负责行云施雨。同时群龙获得仙法秘诀,纷纷修行得道,位列仙班,是为龙宫。

而群龙之中有一生性自在,不喜束缚者,离开族群,独自遨游远去。

在那比东海龙宫所辖之地更远的东方,正是昔年元石岛所在之处。远古恶战的血光已经散去,三只幸存的巨鼋重新负石出海,这便是方壶、瀛洲、蓬莱三岛。

那远道而来的龙被元石灵气所吸引,日夜环岛而行,食草木之英华,玉石之精英,诞下灵胎。经历了数千年的繁衍生息,遂有龙族。

当下•再次出发?

修罗卷土重来,混沌弥漫三界。东海巨浪滔天,上古残碑出世。

灵兽村长夜望东方,元石之气冲天而起。

先辈的脚步,或将重现;未知的探险,即将启程。

1
第一章   龙战将力镇异象 小蛮妖独闯龙宫

“大虎!把定船舵,别慌!!”

渔夫老王站在甲板上,死命抱住桅杆,身后的掌舵手大虎虽心领神会,怎奈整艘船在巨浪的冲击下,如同浮萍般剧烈起伏,他双手间就像抹了油,是如何都抓不住舵,又一股巨浪打到船的右侧,船体猛地向左倾,再遇到浪头将船头高高抬起,继而猛然下坠,甲板上顷刻间人仰马翻,痛嚎连连。

老王好不容易摇晃着起身,再一摸额头,湿热的血液顺着脸颊不住下流,任凭冰冷的雨珠撒豆般砸在脸上,老王的眼神愈发飘忽,他咬了咬牙,一手抓绳,一手撑膝,无比艰难的走向船舵。

一道张牙舞爪的闪电,骤然撕裂头顶灰云,随之激雷轰隆响彻天空,借着瞬间的光亮,老王看清远处景象,不禁面如死灰。

只见高耸如山的海啸,仿佛一座上抵苍穹的巨大海墙,携卷足以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,滚滚如龙间迅速接近,即使穷尽老王心血打造的大渔船,恐怕也会在顷刻间化作粉末。

目睹这惊骇万分的东海异象,老王不免陷入深深绝望,可就在他缓缓闭上双眼,准备接受即将到来的命运时,突然一道挺拔身影,傲立于汹涌潮头,岿然不动,凛如神明。疾风狂浪,全被他一袭蓝白袍衫阻隔在外。

恍惚中,老王好似看到那人头顶的双角峥嵘,却终究抵挡不住席卷脑海的倦意,失去意识以前,仿佛听到有个冷峻的声音道:“告诉渔村村长,最近东海,可不太平,万万不得出海。”

1

等老王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了东海渔村外的沙滩上。阳光亮得刺目,仿佛方才的风浪不过是一场噩梦。身边不停有人经过,人声远远近近,传到耳中却依然令人心惊。

“快看,什么鱼这么大块头?我打了一辈子鱼从来没见过呐。”

“呵不得了,我听村长说起过这种鱼,只有深海才有,怎么给卷到岸上来了?”

“你看着贝壳上有个东西,字不像字,画不像画,不会是鬼画符吧……”

龙战将救下渔民老王的船后,便匆匆去往别处巡视。东海突发海啸,他作为龙宫大弟子,未等师父下令,便自己前来海面探查。可是除了救下几艘渔船外,一筹莫展,不论如何施法,始终难以抗衡。眼下海啸已经平静,可是深海之下,谁知还潜伏着多少危险。

三界虽大,各有其主,从开天辟地起便是如此:仙族高居九霄,鬼族深藏幽冥,人族居住在城邑田野,而魔族则占据了山岭荒原。而浩瀚汪洋却仿佛无人能够驾驭。远古时这里是无主之地,海洋中的生灵在这里自然生灭。后来仙族用水法操纵海洋中的水,施云布雨,却将大海搅弄得风波不宁。海中的灵长-龙,群起相争,将四海之水吸尽复而吐出,三界一时间又是大旱又是大涝。仙族不敢再染指四海,不过却用修习仙法为筹码,将群龙收作仙族的一支。从此后海洋虽由龙宫统辖,可背后却也逃不开凌霄宝殿的覆雨翻云之手。龙宫虽归属了仙族,却仍有些特立独行的傲气

眼下东海有此异象,龙宫却未发现丝毫征兆,恐怕三界都会认定龙宫难逃干系。龙宫上下是时候好好厘清缘由了。龙战将如此想罢,劈开前方海浪,一跃而入,向着五光十色的东海之渊,疾驰而下。

不知不觉间,已然踏入龙宫主殿的水晶宫。

便在此时,随着整座龙宫猛烈摇晃,虾兵蟹将俱是身形不稳,无处不在的海水激流回旋,将附近的海兽卷起,轰然砸在宫殿墙壁上,隆隆声由此不绝于耳。

龙战将堪堪稳住,抬头看去,不禁愕然,只见头顶上方海水异象频出,先是翻滚,继而受巨力拉扯,最终形成强烈漩涡,夹杂着游弋浅海的鱼兽鲸豚,疯狂肆虐,俨然再起海啸之势。

忽然有一声巨响从大殿之外传来,龙战将料想大事不好,连忙像巨响处奔去。果然见滚滚水流夹杂着五光十色迎面涌来。

龙宫宝库被冲毁了!

龙宫宝库可是不得了的地方,四海奇珍无一不有,就连那万世魔神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也是从这里夺去。如今却遭此大劫,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龙战将带领虾兵蟹将左支右绌半日,才将宝库破损的大门重新修复,然而宝物已然丢失了大半,龙战将最是忧心的是丢失了两枚避水珠。避水珠虽然不是最珍贵的,但是得了避水珠就可以出入龙宫入无人之境。要是教歹人得去,眼下的龙宫恐怕毫无防范之力。

这时一个粉紫色身影从碧蓝的底色中闯入视线,龙战将下意识地警惕起来,定睛细看,却是一名白发女子,见其穿扮,绝非龙宫中人,龙战将随即雷拳轰出,并将其逼停,后者不甘示弱,还以厉掌,谁知掌力却被龙战将的碧青长棍化成水泡。

女子见状,惊疑的咦了一声,又接连击出数掌,每一掌均被碧青长棍化成泡沫,映着龙宫的五光十色,倒显出缤纷光彩。

1

周遭的虾兵愣了,龙战将也全然看不懂,唯独女子不断催掌,随着水泡目不暇接,那杆碧青长棍也像孩童般欢愉晃动,龙战将反应过来,便厉声呵斥:“来者何人?竟敢擅闯龙宫!”

碧青长棍立即收势,如受到训斥般,自觉飘忽到龙战将身后,此刻安分,任谁都能看出它的怯意。

女子闻言,眼波一转,将龙战将从头到脚打量一番,气势毫不退让,从容调笑道:“我以为是谁呢这么大口气,原来是龙宫子弟,我当你们这时候都在平息海啸,不想还有闲工夫和我这样的弱女子缠斗?”

龙战将被她说得面上一热,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,却又后知后觉发现女孩儿额头双角,与仙族不同,此女的双角尖锐,且向内拱,宛如一对小月牙,虽看似可爱,却显然是个魔族女子。

龙战将心思急转,刚刚遭遇海啸怒威,又险些被莫名宝物砸中龙宫,接着又现出魔族妖女擅闯龙宫,这一切会否太过巧合?

想到这,他满带疑惑的审视女子,联想到来龙去脉,龙战将愈发感觉,她即使不是敌人,恐怕也与东海异象难逃干系,便加重语气质问:“这东海海啸,是否与你们魔族有关?!”

女子听到这话,竟然笑得直不起腰来:“好笑好笑,你太瞧得起我了,我要是有这本事,你们龙宫的宝贝一个都不会剩下。”

龙战将见她语带讥讽,心中着实有些恼怒,便抓住话头:“这么说,你就是冲着宝物来的!”

小蛮妖对龙战将的逼问毫不在意,玉手一挥,不知从哪里拿出个碧蓝莹莹的宝珠:“宝物么,随手就能捡呀,根本不需要偷。”

“避水珠!”龙战将一看,伸手要取。

“我捡到了便是我的。”小蛮妖再一晃手,避水珠便不知藏到了哪里,“你要是想要回去,不如我们做个交易。”

龙战将冷笑道:“你这魔女真是无耻,私闯龙宫,擅拿宝物,我为何要与你交易!”

小蛮妖撇了撇嘴,无奈摇头:“小气,那我走了。”

龙战将见小蛮妖要走,上前阻拦,却听身后再次发出一声巨响,比之刚才海啸掀引更加剧烈,而龙战将的瞳孔也骤然收缩,立时朝所有人急呼:“小心!”,小蛮妖本能的转身看去,只见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水流卷着大量珍奇和海底生物飞旋而来,一些虾兵来不及躲闪,俱被狠狠砸中。唯独龙战将迅速御棍在前,将水流生生挡下,这时又飞出一尊方形物体,余势不减,向不及反应的龙战将径直砸来。

1

反倒是小蛮妖轻呼一声,果敢的催掌拦阻,在物体即将砸中龙战将之前,重重击碎,随着嘭的一声巨响,碎石飞溅四散。龙战将低头望去,只见几块碎石深深插入光滑的龙宫地面,周遭石地龟裂纵横。

龙战将顿感惊讶,慌忙近前仔细查看,而小蛮妖也随同蹲在一旁,睁大一双杏眸,细细观察。那石块看起来像是石碑的残片,也许是年头久远,上面已长满一层厚厚泥土与海藻。

片刻后,小蛮妖突然眉毛一动,似乎察觉到残碑异样,她伸出一指,在中央处轻轻敲打,表面斑驳的一层薄泥竟微微碎裂,小蛮妖于是喜出望外,又重重敲击两下,只听一声“咔嚓”脆响,由残碑中央不断绽开蜿蜒裂纹,最终外层泥土与海藻自动剥落,随着一缕金光晃过,二人终于看清了残碑真容!

1
第二章   龙战将突遇恶兽 逍遥生出手解围

残碑此时静静散落在海底,看起来不过是块极普通的石块,可是上面却刻着些如鬼画符般的东西,字不像字,画不像画。

“龟丞相!”龙战将想起龙宫的龟丞相活了有八百多年,记性虽然已经不好,但见闻数倍于常人,决定将残碑交给龟丞相去看看。龙战将正要拾起残碑,却被小蛮妖不轻不重地挡开了手。

龙战将的怒气方才因小蛮妖出手相助而灭了大半,如今怒火又盛:“你敢和我抢宝物”

小蛮妖从容起身,慵倦地伸了伸懒腰,似笑非笑地望着龙战将:“宝物啊,我还你就是。”说罢,款款向向龙战走去,一双杏目眼波盈盈。

龙战将有些无措,竟然生生退了两步,眼看小蛮妖一只莹白如玉的手欺到身前,不由一把抓住,喝到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还你宝贝啊!”小蛮妖也不挣脱,只是笑着说道。龙战将一惊,甩开小蛮妖的手,只见手中已经多了一颗避水珠,再抬头一看,小蛮妖手中拿着残碑,得意地朝他晃了晃,转身就跑。

龙战将素来高傲,今日却被小蛮妖几番戏弄,此时已经怒不可遏,起身就要去追,却见虾兵跌跌撞撞的走近,大声高呼:“女侠留步啊,多谢救命之恩!若不是方才海啸中出手相救,只怕小的已经命丧黄泉了!”

说完便声泪俱下,连带着一具虾壳也颤动不已,再看他一条虾腿,的确弯折,却绑有一条紫红衣带加以固定,龙战将看到小蛮妖远去的背影,一袭紫红色长裙,惊觉虾兵所言非虚。

龙战将的怒气又仿佛被一盆冷水当头浇灭,心中思忖道:“这魔女救了我,又救了虾兵,可见不是奸恶之徒。可是她行踪如此古怪,又夺走了残碑。对了,她刚才离去时如此自如,身上肯定还有避水珠没有交还。我必须得找到她。”

想及此处,龙战将长棍一挥,排开两道浪花,浮升向海面,去寻找小蛮妖的踪迹。

1

小蛮妖此刻正在海滩上四处搜罗宝物,其中她最关心的还是刚才被她击碎四散到不知何处的残碑,那件东西看着并不值钱,她本不感兴趣,但见龙战将如此在意,却忍不住也上了心。眼下海边找了一圈,却一无所获,小蛮妖有些丧气,拿出那块残碑看了又看,赌气似的扔在了地上,嘟囔了一声:“切,也没什么用,不如就给那个呆子好了。”

话还没说话,小蛮妖又后悔了,弯腰重新去捡,这时她发现,沙滩上竟然又点点血迹,一直延伸向路边的椰林。“附近有人受伤了?”小蛮妖拾起残碑,顺着血迹,向椰林走去,只见是一只白虎趴伏在地,貌若沉睡,但急促的喘息与遍布四肢的血痕,皆暗示着一切极不寻常。

小蛮妖心下诧异:“这是灵兽白虎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这时灵兽似乎有了点动静,只见它腹部起伏剧烈,神色时而舒展,时而痛苦。

小蛮妖有些心疼,见状想伸手安抚,便在此时,灵兽双眼突然圆睁,却是显出一对猩红大眼,嗜血杀意与污浊之气在瞳孔内交织闪现。

小蛮妖一惊,急忙后退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灵兽突然暴吼,气息之强,周遭树木为之震颤,花落如雨,纷扬间,灵兽猛然张开遍布獠牙的血盆大口,疯狂咬向小蛮妖!

小蛮妖腾跳躲避,身姿灵巧,躲开受伤的灵兽并无困难。可是腰间的残碑却不小心落在了地上,小蛮妖下意识地仍要去捡。这一顿,灵兽已经扑到身前,小蛮妖被牢牢压制在地上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一根青碧色水纹长棍飞来将灵兽挡开。是龙战将!

龙战将飞身上前,将小蛮妖拉起,但仓皇中应对不足,便被再次飞扑而来的灵兽两颗尖锐獠牙刺入双肩,登时鲜血横流。

小蛮妖情急之下,拿出腰间的弯刀,向灵兽颈间抹去。这时只听朗声一呼:“且慢”,一把素白色扇子飞至,迅速接近灵兽脊背,却是戛然停顿,在半空中轻灵一摇,灵兽便仰天大吼,双眸眨动间竟现出昏睡之意,只此一瞬,血盆大嘴猛然卸力,龙战将得以脱身。

1

小蛮妖见龙战将伤口血流不止,心中不免有些愧疚,可是龙战将却不曾皱一下眉头,起身对着远处呼喊道“多谢了,逍遥兄——!”

话音才落,一袭雪白长衫飘然而至,笑容朗朗,好一个儒雅公子。但见他腕口紧束,步态利落,却又是一番侠士风度。两种气质同时相融,竟使人如沐春风。

逍遥生向龙战将抱了抱拳,却见龙战将的伤口仍在往外流血,有些心惊,问道:“这是灵兽所伤?”

龙战将皱眉道:“从从未见过如此狂暴的灵兽,也不知是何缘由,连力量也暴涨数倍,着实令人不得其解。多亏逍遥兄解救。”

逍遥生笑道:“言重了,前几日我与狐美人也被这灵兽偷袭,我一路追踪来此,狐美人去了灵兽村向村长报信。这事实在蹊跷,众所周知灵兽历来温顺,此兽却肆意咬食山中活兽,践踏草木,但不论我如何观察,始终找不出具体原因。”

“方才是我先碰到的灵兽,它受伤了,我上前抚慰,却不知怎么惊扰了它,它便发起狂来。“小蛮妖补充道。

逍遥生好奇地问龙战将:“这位姑娘是?“

龙战将有些面热,倒是小蛮妖落落大方地自报家门:“魔族小蛮妖。你虽不认识我,我倒是认识你呢!“

逍遥生略一思索,便恍然笑道:“我知道了,你是狐美人的朋友。”

小蛮妖打量逍遥生一番:“狐美人呢把你说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,什么学识渊博啦,什么算无遗策啦,看来你也有想不明白的事嘛。“

逍遥生无奈摇头道:“姑娘说笑了,三界之大,奥秘无穷,在下所知不过皮毛。”话音刚来落,一块残碑直落逍遥生怀中。

“还有一事要考考你。“小蛮妖指指残碑,”你看这上面的鬼画符是什么。“

逍遥生端详半日,眉头越锁越紧:“这上面的图案乍一看,虽然杂乱无章,但仔细看去却又颇有点汉字的章法,可又和汉字不尽相同。我猜,这或许是一种远古的文字。“

小蛮妖拿过残碑翻来覆去看了几眼:“那上面是什么意思呢?“

逍遥生摇头道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不过近日洛阳来了一个叫做万晓生的人,此人我有一面之缘,他师出于百晓生,学问又百倍于百晓生,我想他或许知道。“

“那我们一同去洛阳,找万晓生问个究竟。“龙战将说着拉起逍遥生就要走,逍遥生却道:”这灵兽受伤了,我需尽快将它送回灵兽村疗伤。“

“更何况,你还担心狐美人一路上会再遇到灵兽袭击“小蛮妖伸出一指向逍遥生虚点了一下 。

逍遥生有些羞涩:“不错,我确实也放心不下狐美人。“

小蛮妖和龙战将目送逍遥生带着灵兽离开,小蛮妖用手肘捅了捅龙战将,龙战将别过身去:“你我彼此救了一回,再不相欠了,你不要再碍事。“

“我是打算把残碑还你,你不要啊?“

龙战将转身,看到小蛮妖正拿着残碑在手上摇晃,小蛮妖一边笑着一边向远处跑去:“走吧,等找到万晓生再还你。“

龙战将已经没了脾气,摇了摇头快步跟去。

夕阳向晚,海面浮光跃金,美不胜收,让人几乎就要忘却即将到来的黑夜。

《大话西游2经典版》_大话新种族龙族内测预约开启_动动手免费拿2019鎏金宝鉴和神兽_《大话西游2经典版》官网